“死”而复生酿悲剧

时间:07-27 编辑:佚名 手机版

【www.chuwe.cn - 出文网】

与初恋情人相遇后“死而复生”

  今年35岁的吕华是中国香烟之乡玉溪市人,他原先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后来和妻子关梅一起开了一家烟酒批发公司和一间酒楼,生意一直顺风顺水。很快,他们便拥有了别墅和私家车。生意红红火火,娇妻,胖儿子,吕华觉得自己很幸福。

  2010年12月的一天下午,吕华开着车回家,在拐弯时将突然冲出来的自行车撞倒。,吕华急忙停下车查看,骑自行车的是一个女人,并没有受伤,她扶起自行车冲吕华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没有被讹让吕华觉得很庆幸,然而,就在他准备发动车子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人却扔下自行车叫喊着奔了过来。“潘少阳!你还活着!”这一声喊让吕华一愣,他看了车外的女人一眼发动车子就要走。然而,他没有走成,被撞女人的叫喊引来了路人,他被误认为肇事后想跑让人群围住。

  是被撞女人帮吕华解的围,她说他们是多年没有见面的熟人,吕华并没有撞伤自己。就这样,吕华、和自己的初恋情人吴玉琴在分别十几年后相遇了。“少阳,真没有想到是你!真没想到你还活着!”吴玉琴显得十分激动,丝毫没注意到被她称为少阳的男人脸色早已变得煞白。“少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话啊!”吴玉琴一连声的追问让吕华不得不开了口,他答非所问地回答自己改名了。

  “改名?那当年你家人不是说你喝了农药……而且,你家里还为你办了丧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吴玉琴还在追问,这一次吕华没有再开口。当吴玉琴告诉吕华当年怀了他的孩子并生下来现在已经十四岁了时,吕华惊呆了。

  吕华的真名叫潘少阳,吴玉琴是他的初恋情人,高三时他们偷食了禁果。之后,潘少阳就像贪馋的孩子,只要逮住机会就会缠上吴玉琴的身体拼命索要。吴玉琴十分喜欢潘少阳,所以每次稍做挣扎后她便十分温柔地顺从潘少阳满足潘少阳。

  潘少阳的学习成绩一天天在下降,这让望子成龙的父亲大为光火。在潘少阳之前,父亲生养了两儿两女,哥哥和姐姐都不负众望考上了重点大学,最有出息的是二哥,毕业后分在教育部门工作。没几年’就身居要职。父母认为潘少阳必须超过哥哥姐姐,去北京、上海那样的大都市上学,甚至出国。

  沉溺在爱欲的河中,高考时潘少阳落榜了,家里如天塌了一般,父亲更是一病不起。吴玉琴考上一所师范,她安慰潘少阳要他复读,相信他来年一定会考上一所好大学。吴玉琴的话让潘少阳信心满满的,回到家就动手整理书籍。

  潘少阳的计划并没能实现,因为父亲对潘少阳说他必须死掉。原来,哥哥利用职权扣压了一个人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让潘少阳以那个人的身份去上大学,为了掩盖真相,潘少阳必须“死”掉。虽然觉得这个主意太荒谬太无法接受,可潘少阳最终不得不屈服,于是便发生了他喝农药“死”了的事。在家人埋葬“他”的时候,潘少阳一直躲在阁楼的顶棚上,然后在哥哥离开时被装进一个大编织袋塞进汽车后备厢。从此后,潘少阳成为吕华,进入一所大学读书,毕业后顺利参加工作,后来开了公司。

  因为吴玉琴的突然出现,潘少阳这个埋藏了好多年的名字又被重新使用。

  潘少阳并没有将隐情泄露给吴玉琴,那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他必须守口如瓶,而吴玉琴则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告诉了他。吴玉琴说,得知潘少阳的“死”讯后她哭得死去活来,她上吊想追随恋人而去,却被家人发现救了下来。去读师范的第二个月,当她发现自己怀孕时蒙了。她不想做掉孩子,她要留下潘少阳的骨血,所以,她强忍着妊娠的痛苦,生怕让人发现,到出怀的时候她用绷带紧紧地缠住肚子。然而,最终还是暴露了,她被开除学籍。

  潘少阳家里“安葬”掉他后,不久他父亲也病故了,他的母亲就被哥哥接到了城里,所以吴玉琴挺着大肚子去城里潘少阳哥哥家,却被轰了出来。走投无路,吴玉琴只好回自己家,却让痛心疾首的家人赶了出来。吴玉琴是在荒郊野外生下孩子的,如果不是一个好心的老阿婆发现了她,将她带回家中照料并收留她和孩子,她可能早就踏上黄泉路去追赶潘少阳了。在孩子满三岁的时候,收留她的老妇人去世了,她只好带着孩子来到城里,靠打零工抚养孩子。因为拖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吴玉琴一直没有成家。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还是吴玉琴……,照片上的男孩犹如自己少儿时的翻版,吴玉琴确实为自己生了一个孩子,潘少阳的疑惑因此消除。

  “他叫潘思阳,从会说话就向我要爸爸,我告诉他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我想让他活在一种盼望中,真没想到他有一天真的可以见到爸爸!”吴玉琴依然十分激动,完全没有注意到潘少阳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更没有意识到他心里正掀起惊涛骇浪。

  为保秘密,“家外有家”

  潘少阳硬着头皮告诉吴玉琴,他已经结婚并有了一个孩子。他的话让吴玉琴从喜悦中清醒过来,她铁青着脸色拿眼睛逼视着潘少阳,开始追问他“死”而复生的原因。“原谅我,玉琴,我不能告诉你。”潘少阳差不多是在祈求吴玉琴,他说他会好好补偿她,至于孩子,让她给他时间。

  “补偿?你认为你补偿得了吗?”吴玉琴冷冷一笑,她说十几年来,她独自含辛茹苦抚养孩子不说,还要忍受情感和情欲的折磨,而潘少阳却和另一个女人尽享鱼水之欢。

  怀着负疚,潘少阳跟随吴玉琴去了她的住处,窄小的出租屋阴暗潮湿,简陋不堪的陈设让他的良心受到强烈的谴责。当吴玉琴伸手搂住他用哀怨而渴望的眼神望着他时,他无法抗拒地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吴玉琴显得十分疯狂,整个过程她一直在流泪,一直用拳头捶打他,而且使出所有的力气紧紧地缠着他……

  一时想不出好办法,潘少阳只好给吴玉琴租了一套很好的房子,开始了“家外有家”的生活。潘少阳没有勇气见孩子,只在他上学后来找吴玉琴,他给孩子联系了一所不错的学校,买了好多衣服玩具以弥补心里的歉疚。吴玉琴没有强迫他见孩子,只是,每一次她都要缠着他做爱,每一次都很疯狂,直累得他精疲力竭才罢手。潘少阳知道这样做对不起妻子关梅,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办。

  “你欠我的,你得还!”吴玉琴咬牙切齿的样子让潘少阳不寒而栗,好多次他如霜打的茄子无法进入她的身体。吴玉琴并没有因此罢休,她会想办法刺激潘、少阳,完成一场如格斗一样的性爱。吴玉琴规定他们隔一天见一次面,做爱成了他们见面的主题,再没有当初含情的凝视,再没有让全身颤栗的爱抚和甜蜜的亲吻,唯有身体部位的交集……

  被吴玉琴耗空了身体,潘少阳总是拖着一副萎靡不振的躯体回家,当关梅向他发出讯号时他不再像过去那样积极响应。过去安宁富足的生活被彻底搅乱,关梅眼里一天比一天加重的疑惑让他心惊胆战,烦躁焦灼让他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半年之久。2011年6月的一天,吴玉琴要求


 

【更多相关内容】

1、65年的心灵救赎

2、说好分手,这个男人为何举刀屠爱

3、金点子

4、保安强抢5000万,惊天大案牵出山西第一色贪

5、患难见真情,文学青年在爱情中迷失

6、“疑似第三者”冤死之谜:慎当富哥们女友的“男闺蜜”

7、孤儿院里的伪慈善家

8、“台州一姐”独家专访:嚣张名模老父竟是小保安

9、为续香火,婆家大谋划偷龙换凤

10、好奇小司机:开一次豪华房车后果很严重

1 2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271714539@qq.com,我们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