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第32章

时间:04-15 编辑:佚名 手机版

【www.chuwe.cn - 出文网】

  扶桑被拍买的消息在所有报纸上登了好几天。那是唐人区大乱的第二年。

  实际上不是拍卖。大勇决定将扶桑嫁出去。不管是谁,只要扶桑叫得出名字。大勇从唐人区大乱之后变了个人。常呆起一双眼坐在哪家店铺的台阶上,手里抓一把修补路面剩的小石子,一会朝马路上投一颗。偶然打到谁,那人说:又是谁在这里造孽?

  大勇在宽大的黑帽沿下说:还能有谁。

  那人见他全身素净,有时称得上黯淡,一颗首饰也不见。辫子没了油水,潦潦草草一根拖在背上。黑布鞋的白底不白了,一圈白漆早绽裂斑驳。很快这一带传起来:大勇脑筋有病了。

  更说明他有病的是,他把刚买来的十个女仔里年幼的两个都做了捐赠。两个四五岁的女孩给搁在热闹街口,谁要谁带走。可谁也不要她们,无论将来拿她俩派什么用场,此之前喂养她们的饭钱和时间会很可观。大勇事先有话:各窑子不准伸爪子。

  到捐赠的第四天,拯救会跑来两个人,认真读了她俩胸口上的木板,上面有中、英文的捐赠意愿。然后俩人四处看看,最后决定不管是不是圈套也要拯救他们。在两个女孩的沙哑哭声中,他俩扛起她们飞快地跑没了。

  又过一阵,大勇走到扶桑的小楼前。楼前仍有一队人。守门人见大勇说:来收账啊?

  大勇说:收什么账?

  守门人不吱声了。觉得他的确脑筋病得不轻,铁定每半月一次的收账他都记不得了。

  大勇却突然对排队的男人们说:都回家,别排了。扶桑从明天起就是你们的了。

  所有人都吓坏了。

  大勇接着说:明天来的时候,好好洗个澡,把头上虱子篦干净。扶桑叫出你们谁的名字,我就把她嫁给谁。大家仍是一副吓坏了的样子,散去。

  大勇叫两个守门的早早上门,自己和扶桑将是一番生离死别,这一晚难免长些。

  两个看门的越讨论越火:他们忠勇了这么长久,明天就没地方吃午饭了。

  午夜过后,他俩把大勇没收走的钱打点好,一个从前门,一个从后门摸上楼梯。地毯厚实,脚步声完全给陷在里面。孤拐里的筋绷得过紧而时有细微作响,也一同陷在里面。

  扶桑那屋黑了灯。想来长别离已告结束,睡下了。守门人试着推一把门,门竟一声不响向后让去。他在脑子里背一遍屋内的家具陈设,一面把刀换到左手上,将右手心滑腻腻的汗抹在裤子上。

  就在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刀在两只手之间倒换时,他听见身后有人说话。回头,见大勇已矗到他脖梗后。

  大勇说:出来。

  守门人手里的刀落在地毯上。大勇刚解了溲,正掖裤腰。守门人知道自己看不见天亮了。

  大勇说:把它捡起来。

  守门人恭顺地弯腰去捡刀,险些没站起来,他认为站起反正还要给放倒,就不必费事了。然而大勇叫他起来。大勇的裤带丢在床上,因此裤腰是掖不妥的,瞌睡中他却意识不到这一点,手仍在裤腰上摸索。

  大勇又说:给我吧。他腾出一只手,向守门人伸着巴掌。

  守门人连想都未想过这一生要违背大勇。此刻他更清楚,违背不违背,抗拒不抗拒,结局都是一样,只是费事多少的区别。他把刀交上去。

  大勇接过刀,抛起,接住,怎么拿怎么不舒服。他对守门人说:去,把我忘在厕所的东西捡回来。守门人知道这是怕惊动扶桑的好觉,也是怕脏了地毯。他想,背后来刀会好受些,不必受那份惊吓,也省去一份躲闪。

  他知道同伙已携钱逃走,自己得承受两个人的刀数。他走进厕所,见马桶边躺着的竟是那五根飞镖。它们插在精细皮套里,象牙镶白金的柄很古旧,也很荒废。他忽然想起,跟从大勇这么久,一次也没见大勇使唤过它们。他进一步悟到,大勇原来没有使唤它们的必要。

  一个比武器更凶猛的生命自然是用不着武器的。狮虎都是用不着武器的。

  守门人拾起那套飞镖,心里已领悟得清清楚楚。大勇说:给我拿回来。

  守门人从没想到过,自己生命的最后几步路是从厕所走向自己的刽子手。一个不用刀的刽子手。

  大勇接过飞镖,同时把刀递还给他,说:你走吧,不然我睡醒了你可能会走不出去。

  守门人千恩万谢地哼一声,拿腿就走,在走出去之前他都可能会走不出去。

  第二天,扶桑给大勇安置在客厅里,蒙了丹凤朝阳的重绣盖头,一身重绣大礼服。怕房给挤歪,大勇还请了十几个“不好男儿”屋里屋外地逛,手都插在外衣兜里。男人们按预先的教诲走到扶桑跟前问个安,提示几句他和扶桑曾有过的私房事。再把手伸去让扶桑揣摸揣摸,手上都有提醒她的戒指或文刺。

  扶桑端正地坐在扶手椅上,脚搁得一前一后,头上的凤冠在盖头下偶尔发出微小的抖颤。人们看不见她的脸,但她的身姿是微笑的。

  整整三个月,她一个名字也没叫对。有人来了几十趟,想着她把脑子里记错的名字都叫一遍,就该叫到他头上了。却是一直错下去。

  她那微笑的坐姿使每个人都把握十足,想:这回她一定认出自己来。

  错到后来,扶桑不再叫任何名字,只是抱歉地轻声笑笑。气氛相当和睦安详,人群里穷的富的,丑的俊的,老的少的,黄的白的黑的,头一次得到如此绝对的平等。不少人从外州来,都是看到报上每天登载的消息。消息占地方小,地方却占得满牢,一连半年,像股票行情报表一样天天出现。

  人从半年开始减数。像赌场上从来不赢的赌徒,某次去了再不回来。

  到了一年左右,扶桑常会空空坐一天。没人想到她是在等谁:这是一个死心塌地等待的姿势。她的头隐在红盖头下面,下颏却微微翘起,像个乡村妇人站在一条路口,等一个随时会从路那头出现的孩子。

  扶桑在等克里斯。快两年了。

  她觉得有一天会有一只手伸过来,上面什么记号也没有,连曾经的年幼、胆怯又莽撞,像所有同龄男孩那样带一点傻气和脏——这些个记号都消失了。但她会认出他。扶桑谁都不再等了。她开始绣花,编结衣领的花纽,做好吃的菜给自己吃。有时大勇来,她便多做一个菜。她还爱穿浅红的衫子,戴细长的耳坠。把脸蛋上的汗毛绞得千干净净。大勇每回来都告诉她,他又捐赠了几个女仔。向她许愿,他一定把扶桑捐赠到体面地方。

  隔三差五地,扶桑会出门蹭蹈,撑一把从日本店买的洒花纸伞,不然就握一把面盆大的绸扇,人稠的地方她用伞或扇给自己遮掉热闹。她常去的地方仍是那家茶馆。现在老板换了,布置得明丽清爽,低价茶不卖了,所以也不再进来菜老板之类的茶客。

  进来的是些袜厂鞋厂或烟卷厂的经理、工头,讲话一半英文。这些人还是替扶桑付她的龙眼汤钱,同时差伙计过来问扶桑同样的话。

  肯不肯?后面那间烟室清静。扶桑总笑笑说:改天吧。

  日子长了,这些人也不再问。实在倾慕得慌了,便托伙计塞给扶桑一朵绢花或一饼好粉,有人会给一副金耳坠或一个金戒指。都晓得这样的礼与扶桑的名望不符,所以当扶桑接受时他们这边都笑得有些惭愧。

  扶桑知道他们里头有些是娶了老婆的,能给她这份心意,她非常领情地笑回去。

  一天扶桑收下三只戒指。一一戴在手上,正朝店堂那头的人答谢,门口进来四个人,两个黄面孔男孩。全是学生模样。黄面孔女孩们都梳一根辫子,摆到身前来给两只手不停地绞或扯。

  工厂经理那桌人对女孩扬扬手。

  女孩也同样把手扬扬。似乎彼此间没看出对方是不同性别。

  扶桑看得有趣。尤其她看见两只女孩的脚,像男人一样宽扁,穿着黑皮鞋,并且被架在另一条腿上,自由自在地晃荡,扶桑觉得真是有趣极了。她知道拯救会开辫子学校,有一百多个中国女孩成了学生。但亲眼见这些女学生,扶桑还是头回。

  扶桑跟在他们后面走到学校门口。刚下课,一群女孩从教室跑出来,步子像男人那样大而稳。

  扶桑略略偏斜着脸,越看越好玩。

  她们跑散开,一个浅黄头发的脑袋露了出来。渐渐是他的肩,胸脯。胸脯比以前厚实了不少,在白衬衫和灰马夹后面凸显出完成了的青春发育。他修长笔直的腿仍带有骑马人步行的松垮与不屑,没有灵巧,只有出奇的刚健。他的靴子像他小时那样灰尘蒙蒙。他在十二岁就有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扶桑像个年轻的母亲那样看着眨眼间长成男子汉的儿子,脸腾起血色。

  她一点都没去想:他回来了竟没来找我!他回来了——他究竟去了哪里?!

  扶桑什么也没去想,一丝怨情嗔怪都没有。她就这样满脸通红地看着他完全成型的男性,完全成熟的喉节。还有他经多次剃须的略青的面颊,这使他的脸部轮廓浓重了许多。

  克里斯意识到有双眼在哪里看他,他一面和一个女学生交谈,一面举起目光来寻找。却没有看见浅红一族的扶桑,他回到原先的姿态上去,谈得更专注。

  终于,他和一群女学生朝校门走来。

  扶桑与克里斯有了一刹那的对视,他又投入到他的交谈中去。似乎把她看漏了过去。他是必须经由她而出校门的,扶桑心里一阵安然与沉稳,她将身体转了方向,脸对一堵墙。

  她不想那些女学生看见自己。她也想跟克里斯小捉一番迷藏。她或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转身,拿整个脊背对着那门。

  他十二岁时,就是先看见她的脊背的。所以他是先认识她的脊背的。

  扶桑渐渐听见了他的嗓音和脚步。嗓音越来越响,没有停止的意思。嗓音比脚步先到了她跟前,就在她背后;她一转身就能跟那嗓音撞个满怀。

  他的脚步却是小心的,带着那么多迟疑。脚步在离她极近的地方停住。只要扶桑转身,她和他又会像在拯救会的白房子里一样没了距离。

  可是脚步继续踏下去,踏过了扶桑。

  等扶桑已听不见脚步时,她转过脸,看见一整群女学生没了,只剩下一个,走在克里斯近旁,一只大大的脚。

【更多相关内容】

1、[扶桑] 第19章

2、[扶桑] 第18章

3、[扶桑] 第23章

4、[扶桑] 第21章

5、[扶桑] 第14章

6、[扶桑] 第28章

7、[扶桑] 第03章

8、[扶桑] 第34章

9、[扶桑] 第10章

10、[扶桑] 第22章

1 2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271714539@qq.com,我们立即删除。

现代名著Hot Cates

  • 围城 京华烟云 林徽因诗选 边城 无字 撒哈拉的故事 舒婷的诗 骚动之秋 哭泣的骆驼 王跃文短篇小说 倾城之恋 邵燕祥散文集 白银时代 张承志散文集 黄金时代 中国哲学简史 哲理小品文(中国卷) 经典小小说 夜谭十记 千年一叹 没有语言的生活 少年天子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檀香刑 骆驼祥子 生死疲劳 红高粱家族 丰乳肥臀 四十一炮 天堂蒜薹之歌 酒国 会唱歌的墙 红蝗 散落星河的记忆 那片星空,那片海 半暖时光 长相思 长相思2:诉衷情 长相思3:思无涯 云中歌(大汉情缘) 云中歌2(大汉情缘) 云中歌3(大汉情缘) 步步惊心(上、下) 最美的时光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曾许诺 曾许诺·殇 曾许诺(天籁传奇·桃花策) 大漠谣(风中奇缘1)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十三步 老枪宝刀 白棉花 我们的荆轲 透明的红萝卜 红树林 师傅越来越幽默 中州纪事 战友重逢 春宴 素年锦时 蔷薇岛屿 莲花 清醒记 彼岸花 二三事 告别薇安 妈阁是座城 毕业歌 老师好美 芳华 床畔 陆犯焉识 小姨多鹤 第九个寡妇 穗子物语 一个女人的史诗 无出路咖啡馆 扶桑 幸福来敲门 补玉山居 寄居者 人寰 (心理医生在吗) 雌性的草地 草鞋权贵 绿血 花儿与少年 铁梨花 娘要嫁人 赴宴者 一个女兵的悄悄话 金陵十三钗·2011版 白蛇 谁家有女初长成 倒淌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