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出路咖啡馆】 第37节

时间:04-15 编辑:佚名 手机版

【www.chuwe.cn - 出文网】

  我看着欲喊不能的刘先生,心里想:你真傻,看见卫兵的枪便真信我母亲的谎言了,她在枪杆子下将自己的童贞缴了械。假如你见到我父亲,你一定会大梦初觉:啊,这是多么男人的一个男人;他这样爱菁妹,菁妹和他是如此的天造地设。

  这时候刘先生的女儿走进来。神色是那种最忙碌的人才有的。那种坚信自己所忙的桩桩都是天下大事的人。我始终记不住她的名字,因此只有等她眼睛看着我时,我才能跟她说话。可一般认为自己正在忙天下大事的人很少把目光定在任何人身上。她却在讲着她孩子的保姆多要她的命,一天到晚在电话上跟她情人讲不堪入耳的话。她说:这些中国女人在性上居然也很开化呢!你说是不是?!

  我说,是是是。我能说什么?

  她说:我问她,唉,你是不是又在打电话?她说:没有哇!你知道我有电话插拨,所以我没办法马上抓到把柄。除非我现在突然赶回去,偷袭她。现在内地女人很鬼,买张很便宜的电话卡,先打电话给男方,然后那男人再把电话打回来,这样他们放心大胆一聊可以聊两三个小时!

  我说:刘先生刚才张了一下嘴,要咳嗽的样子。

  她说:那个男人是跟着内地一个什么贸易代表团来的。说是要在美国受训六个月。要不是我有一次突袭地回到家,从后院悄悄进了门,还不知她一天到晚拿电话胡扯八道呢。后来我就在电话上装了个小录音机。晚上一听,我的上帝,全是她轧姘头的事!她英文很臭,轧姘头的词汇倒蛮全的!

  我说:是不是叫医生来看看?别是哪根管子插得不对劲。

  她说:你说我怎么可以放心把孩子交给这种人?

  我见她心思完全不在此地。自己又摇头又踱步又叹气。她个头比我高三四厘米,宽度也超过我不少。刘先生说我和她长得颇像,连尺码都一样,看来是他的主观愿望。她有个三个音节的英文名字,不是简妮弗,就是加西卡。她穿一条米色休闲裤,上面一件黑色薄羊毛衫,开襟的,一颗纽扣也不扣,露出里面同样颜色和质地的吊带背心。她没戴任何珠宝,却挂着所谓的抽象首饰。名设计家的这类首饰,往往比真珠宝还贵。她整个人看上去昂贵而朴素,有种知识分子气质,装束却不是知识分子阶层能消受得起的。如果我有选择,我会一丝不苟地拷贝她的这身装束。我也会像她一样随便、洒脱、自信,让所有看着她的人都感到舒服。

  只差那么一点点,她和我就会合而为一,现在这个朴素而昂贵装束下的女人,就成了我。我也会像她这样对护士高雅而和蔼地轻声说话,满不在乎地请护士找最贵的守候人,似乎“开销”这样低级趣味的顾虑从来就没有污染到她。她对护士说:一定要请最有经验的,不要移民,那种英语都说不正确的人再认真都会误事。我必须把我父亲托给能完全信赖的人。

  我也会像这样一边交代着事项,一边看一眼“卡迪亚”手表,然后打开“芬迪”桶形包,从里面拿出“香奈尔”化妆盒,以及一管“香奈尔”口红。我也会有几十种颜色的口红,供我在看望病人、吃午饭、吃晚餐、参加鸡尾酒会、出席黑领结晚会,看芭蕾听歌剧或交响乐或室内乐,进入摇滚吧、爵士吧,去海滨浴场,去逛商店,去参加葬礼、婚礼,去孩子们的生日晚会,总之每个口红颜色都绝对符合场合,都和背景协调相宜。

  她跟护士说:我当然情愿自己留下来陪我父亲。不过我明天晚上的宴会无法取消,因为是州长竞选的募捐宴会,我又是这位州长候选人的私人至交。

  假如四十多年前,刘先生先一步占领我母亲,那么现在这个有双目空一切的眼睛的女人便是我。一个州长的密友该有这样一双眼睛,浓妆之后将对人对事更加视而不见。任何人都别想让她从那份自我专注中分心,她那绝无针对性,绝不个人化的微笑擦着情感的边沿错过去。那是一份抽象的热络,制造着抽象的情境。这情境中的她是大泼墨、大写意的,因而高雅美丽,可望不可即。我会以她那只戴抽象手镯的手捏着细极长极的香槟酒杯,跟晚会上所有女人一样目空一切,矜持地或动或静,让又细又尖的高跟鞋举着身体,犹如高脚杯托起一盏盏香槟酒。我也会像这类场合最得体的美丽女子一样,把跟人的交往维持到最浅,把谈话内容维持到最淡,绝不拿任何一个真实的笑脸当真。我这样款款走过一个米莉那样的老贵妇:你好吗?她回答:还好,只是我的母亲上半年去世了。我回她说:那就好,那就好,见到你真好!……

  我突然打了个寒噤。我母亲和刘先生一个失之交臂,我便错过了做这个简妮弗或加西卡。

  我发现她现在在跟我说话了。她谈的问题非常深奥,因为是有关美国的混账遗产法。她说她父亲没听她劝告,没如何如何,结果导致了怎样怎样的后果。我只懂得后果是她可能会少个几百万。如果我父亲不及时攻下我母亲,刘先生就会在我母亲体内造出这么个简妮弗(加西卡),她眼也不眨地提前谈着父亲的身后财产。用一串串鸟兽语言的法律词汇。我也会像她一样,把生死置之度外,冷静超然地谈钱。这样谈,钱便不再是个好东西,而只是个客观存在的东西。这样的客观。可以使人在钱面前不再两面三刀:心里爱它爱得作痛,嘴里却要讲它坏话;私下里同它亲得不能再亲,人前却要扭怩,却要反感,却要说:“不就是钱么?!”

  简妮弗(加西卡)不必这样。她不必作态,佯装,她就这样坦荡、大方地谈着由父亲死亡而给她造成的一次财富增长。原来对钱做许多姿态的人,对钱厌恶、不屑的人都是没有钱的。对钱满不在乎的人,钱之于他们恰恰是性命攸关。

  这个对钱落落大方的女人差一点就是我。

  我对简妮弗(加西卡)说:我可以留下来守候刘先生。

  她说:那太好了。我付你每小时十五元。

  我说:好的。

  她从皮包里取出一个小本,写下她的电话卡密码,交给我,让我每小时给她打个电话。她突然想起什么,目光平直地看着我。

  她说:你很需要钱,是吗?

  是的。

  听我爸爸说,你的男朋友是个外交官。

  未婚夫。我们订婚了。

  那可得恭喜你。

  她伸过手来握住我的手。笑得又甜又暖。但我想她的心里纹丝不动。

  你得原谅我的直率,美国外交官工资可不怎么样。政府的公务人员都没钱;外交官比邮差、军人的薪水可能稍高一点。

  噢。好在我找的不是邮差。我说。

  更幸运你没找个艺术瘪三!她在我肩上一拍。

  我说:可不。

  她哈哈哈地乐起来。

  我也跟着乐。不乐挺伤和气的。

  她的面孔又公事公办了。她说:我先给你三天的工钱——七十二小时,我全算你工时。你有没有意见?

  没意见。

  你刚才听见我跟护士谈守护人的价钱了吧?

  听见了。

  我们谈的三十块一小时是有过训练,也有证书的。

  噢。

  我刚才出的价有谈判余地。你可以提出你的价钱。

  她可真坦诚,真大方,一点儿不羞涩。

  我说:那就二十五块一小时。

  二十。怎么样?

  行。

  她又一次握住我的手,说:成交。

  她取出一个大钱夹,里面有一个支票本。她开支票的手势很漂亮,把支票从本子上扯下来的动作更漂亮。以这漂亮的动作,这帅劲,她买房子置地,买设计家的窗帘、家具,买她那匹价值五万元的马。讨价还价的乐趣不在于省下几千或几万块钱,而在于她占了上风,成了一局游戏的赢家。她的讨价还价还是她愚弄人,打趣人,抬举人的一种方式,或是她的调侃或调情。她可以在讨价还价中嗔怒,娇憨,发嗲,她可以撅嘴或仰面大笑。你若不给足她空间时间让她把所有的回合完成,那你就没伺候她把一项游戏玩尽兴。

  她企图挑逗我伺候她玩游戏,我却老实巴交的怎么都行。穷到我这地步,也就没什么回合跟她玩了。我也被她谈遗产时的实事求是态度所感染,居然不感到钱是个丑字眼。穷成我这样,大概也能出来一种大气。能诚实地承认穷,诚恳地表达对于钱的兴趣,就是穷者的尊严。能够正面表示对于钱的进取心,是向文明迈出的一步。我为自己迈出的这一步感激简妮弗(加西卡)。

  我说:谢谢你,简妮弗。

  她说:不用谢。不过我的名字不是简妮弗。我叫玛伦达。不过没关系,千万别跟我道歉。她笑起来。

  对不起。

  你看你看,我叫你别道歉!记住,你非常棒,用不着说“对不起”。

  谢谢。

  你“谢谢”也说得太多。

  好的。

  玛伦达拥抱了我。我们都属于Rx房不大的女人,所以拥抱起来显得特别紧密。

  我送她到走廊上。我想我是喜欢她的。假如四十多年前我爸爸没有突然出现,打乱了我母亲和刘先生的计划,这个撕下支票就扬长而去的漂亮女人就是我。我看着她的背影,心想,真那样的话我没什么意见。

  她转身对我招招手。

  我也招招手。手里捏着她给我的支票。所以我脱口说道:谢谢!

  你看——又是“谢谢”!

  我右脚支出去,成了松垮垮的“稍息”。我这姿势在玛伦达眼里是谦卑的,是形体的苦笑,有点像《茶馆》里王掌柜的“稍息”。

  我想我这么个穷光蛋,又是在异国做穷光蛋,“谢谢”与“对不起”就是我的信用卡和支票簿。可以容我且混一阵呢。

  我揣着上千元钱回到芝加哥,第一件事便是去珠宝行赎我的钻戒。

  我对老板笑了笑说:还认识我吧?

  老板也笑了笑说;当然。

  我说:我想赎回我的戒指。

  老板从腰里拖出一根镣铐般的粗链子,上面至少有五十把钥匙。他看也不看就从那堆钥匙里拈出一把,打开一个柜台的门。取出一枚贼亮的玩艺儿。它被套在一根白丝绒的模拟手指上,贵重得我都不敢认。

  老板伸出两根小泥肠手指头,拈起上面金色的小价码签说:三千二百元。

  我说:啊?!

  三千二百元。

  你只给了我七百块,就从我手上买走啦!我瞪着这张笑眯眯的脸。它看上去并不像这样吃人不吐骨头。

  如果我当时是六百块从你手里买来,我这时候还得请你付三千二百。

  怎么可以这样?!我天昏地暗地看着十多天前还属于我的东西。

  老板脖子一缩,两手朝两边一摊,黑眼仁全翻上去,表示他清白公道,毫不愧对上帝。

  我也得吃饭啊。他说。

  你是得吃饭,可你也不能顿顿吃龙虾吧?

  他更加笑眯眯了:那是我的胃口问题。

  噢,一共才十多天,你就赚了两千五?

  价钱好商量。我可以给你圣诞节前的折扣。这样好不好?我们来个漂亮数字,三千元整。大过节的,那点零头也算我一份圣诞小礼物。听上去怎么样?

  听上去很残忍。

  你如果有现钞的话,我不收你税。他的小泥肠食指在小计算器小九九一番,把得数亮给我:你看,这是税钱,你从我这里得到的圣诞礼,这一来就不小啦。

  我看也不看就出了门。他还在我后面叫唤:你回来!咱们可以再好好商量!

  我心想,我要再回来的话一定要弄只黑袜子套在脸上,弄支枪端在手里,吆喝着你把那五十把钥匙挨个使一遍,我得把五十个柜子全清理干净。

  我只好戴着假钻石去见安德烈了。他给我的圣诞礼物竟是一大帮人:他的父母,他的祖母、继祖父,两个高中好友,三个大学友好,以及劳拉,都被他邀请到芝加哥来给我一个圣诞大团聚。

  我来到密西根大道上的“联合大陆”酒店,见劳拉和安德烈正坐在大堂的吧里,巢上放了两杯黑马提尼。劳拉问我要不要也来一杯黑马提尼,因为这个酒店除了它的著名室内游泳场之外,就是它著名的黑马提尼了。我说我反正一窍不通,还是来点吃的比较实惠。

  劳拉马上说:喏,你看这个怎么样?生菠菜拌松子。要不来一客“卡威亚”?

  我说:什么是“卡威亚”?

  安德烈告诉我“卡威亚”是俄国鱼子。

  我说:有炸薯条吗?

  劳拉说:你管那叫食品?

【更多相关内容】

1、[无出路咖啡馆] 第40节

2、[无出路咖啡馆] 第26节

3、[无出路咖啡馆] 第08节

4、[无出路咖啡馆] 第09节

5、[无出路咖啡馆] 第03节

6、[无出路咖啡馆] 第46节

7、[无出路咖啡馆] 第35节

8、[无出路咖啡馆] 第13节

9、[无出路咖啡馆] 第04节

10、[无出路咖啡馆] 第02节

1 2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271714539@qq.com,我们立即删除。

现代名著Hot Cates

  • 围城 京华烟云 林徽因诗选 边城 无字 撒哈拉的故事 舒婷的诗 骚动之秋 哭泣的骆驼 王跃文短篇小说 倾城之恋 邵燕祥散文集 白银时代 张承志散文集 黄金时代 中国哲学简史 哲理小品文(中国卷) 经典小小说 夜谭十记 千年一叹 没有语言的生活 少年天子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檀香刑 骆驼祥子 生死疲劳 红高粱家族 丰乳肥臀 四十一炮 天堂蒜薹之歌 酒国 会唱歌的墙 红蝗 散落星河的记忆 那片星空,那片海 半暖时光 长相思 长相思2:诉衷情 长相思3:思无涯 云中歌(大汉情缘) 云中歌2(大汉情缘) 云中歌3(大汉情缘) 步步惊心(上、下) 最美的时光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曾许诺 曾许诺·殇 曾许诺(天籁传奇·桃花策) 大漠谣(风中奇缘1)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十三步 老枪宝刀 白棉花 我们的荆轲 透明的红萝卜 红树林 师傅越来越幽默 中州纪事 战友重逢 春宴 素年锦时 蔷薇岛屿 莲花 清醒记 彼岸花 二三事 告别薇安 妈阁是座城 毕业歌 老师好美 芳华 床畔 陆犯焉识 小姨多鹤 第九个寡妇 穗子物语 一个女人的史诗 无出路咖啡馆 扶桑 幸福来敲门 补玉山居 寄居者 人寰 (心理医生在吗) 雌性的草地 草鞋权贵 绿血 花儿与少年 铁梨花 娘要嫁人 赴宴者 一个女兵的悄悄话 金陵十三钗·2011版 白蛇 谁家有女初长成 倒淌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