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出路咖啡馆】 第48节

时间:04-15 编辑:佚名 手机版

【www.chuwe.cn - 出文网】

  安德烈回到座位上,脸上毫无伤感的残痕。他对我有所失望,有一点儿悟到他的舍命陪君子风险很大,因为他陪的这位很可能不是君子。但他想开了,他的营救包括容忍被营救者的劣习,以至最终纠正这些劣习。

  我说我也去去就来,同时马虎地指一下洗手间方向。

  这时是场间休息。台上的六个乐手到台下来了,饮着什么。我在走廊上碰到六个乐手中的一个。他也是长长一根马尾辫,抽大麻或白面,脸色与里昂接近。我上前同他搭讪。他两腿是美国大兵式的稍息,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姿态不是松懈的,但他的态度使他这副身姿十分懈怠。里昂却是把全副生命力都凝聚起来,拧成他挺秀的脊椎。与里昂的专注相比,他是涣散的。总之,他的外表与里昂正相反,但我却感到里昂透过他淡灰的眼睛打量着我。我的一只脚提起,脚掌抵着脚,两手松松的,手心也贴着墙。我们俩像站立地躺着,如同在海滩上无任何防御地闲搭上的伴儿。他和里昂什么都不同,除了他们的实质,就是那种“梭罗式自由”(梭罗即HenryDavidThoreau.美同十九世纪著名散文家和思想家),所谓的绝对的自由,他们都对自己本性中彻底的自我忠实毫不感到羞耻。我的话就是谈些对爵士一知半解的感想,卖弄的那点儿东西是里昂那儿来的。我们的姿态是很搭讪的。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跟乞丐、流浪者、街头艺人搭讪。还有轻度精神病人,我碰到他们,总忍不住和他们搭几句,逗逗他们,如同逗一个说梦话的人。他们千般百种,有一个相同点,就是他们中的谁都不打算救我。我居然跟这个音乐家交换了电话和地址。但我知道我很快会忘记它是谁的电话和谁的地址。

  我突然问他:你们刚才奏的那段“黑头发恋人”是谁的作品。他回答这是个颇俗套的作品。一般他们为取宠听众在两三个高雅的曲子后,总插一个俗的进来。但因为演奏的临场处理是即兴的,也不至于把他们烦得屎都能出来。他问我是否听过这曲子。

  我一定听过。不过我不能确定。我有个朋友也是音乐家,作曲的。

  他说:哦,是吗?太好了!他心想,你瞎套什么近乎。

  我说:如果你不介意,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他不介意。他心里嘀咕:这个东方女人不是有病就是想勾引我。

  假如——纯粹的假定式——你爱上一个女孩,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放弃爵士,另一个是出卖一个肾。你的选择是什么。

  他眼神将我的眼神牢牢锁住,说:我选择放弃这个女孩。

  作弊。前提是你只有两个选择。

  他一只手抬起,架在另一只胳膊上,托住下巴。他把自己关进内心,良久才出来,对我说:反正我绝不放弃爵士和我的肾。

  我也垂下眼皮,好好想了一下他的这句话。

  你呢?他反问。

  作为那个女孩子,你希望她放弃什么?

  在一个女孩身心内,实际上存在好多个女孩。一时她为你这个牺牲感动,一会儿她为完全不同的牺牲爱你爱得死去活来。每个女孩都是多重矛盾体的混合。

  那你会为爱情牺牲什么?

  牺牲……这词不好,该重新命名。

  你想命名“牺牲”什么呢?

  一时想不好,暂时先不命名吧。

  他看着我,大致确定我是有病。他想她这病也不伤大雅。于是他凝视我的目光完全变成了里昂的,充满无命名的知觉。

  我跟他别了之后,来到柜台上,要了纸和笔,留了字条给安德烈和劳拉。没有永别的字眼,只有永别的意境。我找到了挂衣架上安德烈的外套。我把它取下来,它上面有他的克隆淡香。就是一颗善良、干净的心灵所该有的气味,那种多年后将引爆一大团微痛记忆的清香。美好的东西,再新鲜都带有一点儿陈陈的感觉。这便是昂贵物什的昂贵所在。安德烈外套上的气息,该是几十年岁月才能提炼出的悠远、沉郁。我发现我的眼泪把他的外套打湿了一片。里昂毁坏的不是我心灵的忠实,他毁了我对爱的接受和给予的能力,他毁得最彻底的,是我对爱的胃口。一个人整个情感世界的一切命名被打乱了,他是幸还是不幸呢?他是残缺了还是有了病态的增生?

  我扶着刘先生走到柜子花丛下,他说:天真好啊。

  天的确真好。只是他的好天和我的相差四十多年。

  我在给安德烈的字条上最后一句说到我将把我所有的作品献给他。当然这得他允许我献,也得他稀罕我的作品。

  我这样一个断肠人陪伴着另一个断肠人,不知需要多久,我们才会康复,去迎接下一次断肠。

  刘先生指指长椅,说:燕子没有了,就有点儿热了。电灯泡你要不要吃?

  我说:你呢?我去给你拿。

  他说:好的。顺便看看,“美琪”演什么片子。

  我一路小跑,回到房子里。去为刘先生取冰淇淋。我心想他胡乱命名的某些话,竟有些诗意。他意思是说,“雨停了”,却说成“燕子没了”。FBI给我测谎,如果我把谎言说得像刘先生这样无邪、优美,会留下怎样的真与谎的记录呢?我的成绩是不是会更理想些?……

  问:你和那个叫里昂的作曲家是什么关系?

  答:没什么关系。

  问:你和戴维斯第一次见面,是不是在中国首都,一次圣诞晚会上?

  答:在美国首都。

  问:你是否参与过中国军方的情报工作?

  答:谁说的?

  问:答是或否。

  答:否。

  问:安德烈·戴维斯先生是否和你谈到他在中国的工作?

  答:没有。他一般不谈把我屎都能烦出来的所谓工作。

  问:那他跟你谈什么?

  答:恋爱。

  问:你认为他是真的爱你。

  答:是的。

  问:你若要他提供国家的一些机密,你认为他会答应吗?

  答:不会的。

  为什么?

  因为我认为任何一种机密都特乏味,更别说国家机密了。

  我想着刘先生把冰淇淋叫成电灯泡,换了他到我的位置上,他说不定会把“情报”命名为“热带鱼”或者“油炸臭豆腐”,或者“白郎宁手枪”、“雪芙莱轿车”、“大世界”。对于回归于浑沌的刘先生,是非不再有了,真与谎同样坦荡。

  冰箱里的冰淇淋只剩了一层薄底。我赶紧跑进储藏室。这里有个小屋般的大冰柜,里面冰冻着一块蛋糕。它是刘先生和玛伦达的母亲婚礼上的蛋糕。那个蛋糕宝塔的底座被保存了下来,按说该在第一个结婚周年纪念日由夫妇和朋友们共享。是什么耽搁了这个意义深远的“共享”?是刘先生躲避了它?因为他认为这座肥厚的奶油宝塔将他镇在了里面,永世地隔开了他和他心爱的菁妹?他牺牲了自己的幸福,菁妹若是幸福了倒也罢,偏偏又是一年复一年的怨和憾,是等不及来世的相同一份无奈。

  我不知在这块古董蛋糕前站了多久,直到感到浑身冷透。

  我回到刘先生面前时,他已睡着了。我母亲借着我的眼睛打量着这个风烛残年的恋人,借我的手替他盖上一条毛毯,借着我的怜悯心看着他嘴唇微启,一线口涎流出来,落到肩上,藕断丝连地牵住这一头和那一头。那根口涎在太阳中闪出彩虹的七色。

  我在离开那家爵士吧前还做了一件事:付清了劳拉、我、安德烈三人的消费。我一共给了经理两百块,随便他俩再添几巡酒,这个夜晚的开销该不会超出两百块。我不知道我付那笔账是什么意思,是被人款待、救助得太长久了,想反串一下角色?还是有恃无恐——反正一贫如洗之后可以到刘先生这里白手起家。那是我到美国后第一次付那么大一笔酒、饭账。在美国、慷慨一点儿也不让我好受,而这一回,它至少没让我难受。

  我到了刘先生家以后只跟王阿花保持联络。她在电话上说她腹内胎儿的新动作新表情。她还告诉我海青出了一次车祸,保险公司的一大笔赔款可以支撑他们两年,他不必去给观光客画肖像了。她帮我中转所有信件。其中多数是安德烈来的。他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告诉我他的生活,他新听来的笑话。他说我丢在他那儿的衣服,该干洗的他都替我干洗了。他还说他第一次看见我,果真是在北京的一次圣诞晚会上。他说我那天晚上看起来很美丽、楚楚动人。

  王阿花也转来牧师太太的信。她总是谈她为我组织的捐助活动有了怎样的进展。王阿花从来不以任何形式向我讲到里昂。

  我母亲的感觉充实着我,让我伸手驱开一只被他的涎水吸引来的小黄蜂。我替我的母亲还愿,偿了“白头偕老”的人间第一愿。还愿的意愿使我对这个老人少些嫌弃,除了毫不留情地挣他的钱之外,我对他做的该说是尽善尽美。

  第二个月,医生要我开始教刘先生英文。要教他最基本的名词,这样在我暑假结束,拾起学业时,其他人才有可能接着照料他。我教他,他学得很认真。我第一天教会了他“水、面包、黄油”。第二天,我又教了他“苹果、香蕉”。我看着一天天长进起来的老人,心想,坏了,你的美妙的无命名世界正在向你关闭,你正在被我领出那里,向我们这个充满命名的正确世界走来。你将再次背负起真与谎的负担。

  又一个月过去,我开始给刘先生一些小小测验。比如说:我问:你吃的是什么呀?他答:橙子。我们这些测验第三个人肯定觉得头晕眼花:我们是普通话、英文,以及我们自己发明的语言统统拿来的。

  我说:这是什么?

  他说:水。

  我说:错啦——是牛奶。

  他于是慢吞吞地说:牛奶可以喝吗?

  我便自己喝一口,再递给他去喝。

  他走路、行动都恢复得不错。有次我去冷冻储藏室里取东西,他竟跟着我进来了。我忙把他往外搀,怕他冻病。他却死活不肯走,眼睛盯着那个古董蛋糕。我只得把自己披的毯子搭在他身上。他问我:那是什么?

  我见他的眼睛有了点儿觉醒,似乎他离他整个记忆的觉醒只差一步。

  我说:你连这个都想不起来了呀?……好好想想。

  他想了一阵,摇摇头。

  我说:它叫蛋糕。

  他跟着我念了几遍,慢慢就沉默了。然后那一下午一晚上他都沉默着。那天夜里我照常起来查夜,发现刘先生的床空着,伸手一探,被子里还有一丝体温。我不知凭什么直接寻到了那间储藏室。他果然站在那儿,对着三十多年前的蛋糕苦思冥想。

  我说:刘先生……

  他说:蛋糕。

  我说:对的,发音很标准——

  可是菁妹,你还没有同我结婚啊。

  我想,词全说对有什么用?他的总体上下文是错的。不,也许他的是对的。

  他又说:菁妹,不会是你和别人结婚的蛋糕吧?……

  我想何必让他再来一次心碎?我微笑着,使劲摇摇头。不用镜子,我也知道我就是十九岁的殷恬菁。

  我扶着他往外走时,发现他浑身冰凉。他回头又去看一眼古董蛋糕,然后再来看我。他的意思是:你没有骗我吧?

  我把他扶到门外,然后去关那扇沉重的门。

  他说:那是个婚礼蛋糕吧?……是不是?

  不是。

  那它是什么?

  是……一条小船。

  小船?……他看着我的眼睛像即将要闪出云层的月亮。

  小船。我肯定地点头。

  我想,从明天开始,我要停止教他名词。

  船?……

  船。

  一颗泪从他脸上流下来。一颗滴穿了四十多年岁月的泪。

【更多相关内容】

1、[无出路咖啡馆] 第38节

2、[无出路咖啡馆] 第06节

3、[无出路咖啡馆] 第17节

4、[无出路咖啡馆] 第12节

5、[无出路咖啡馆] 第30节

6、[无出路咖啡馆] 第32节

7、[无出路咖啡馆] 第41节

8、[无出路咖啡馆] 第19节

9、[无出路咖啡馆] 第47节

10、[无出路咖啡馆] 第42节

1 2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271714539@qq.com,我们立即删除。

现代名著Hot Cates

  • 围城 京华烟云 林徽因诗选 边城 无字 撒哈拉的故事 舒婷的诗 骚动之秋 哭泣的骆驼 王跃文短篇小说 倾城之恋 邵燕祥散文集 白银时代 张承志散文集 黄金时代 中国哲学简史 哲理小品文(中国卷) 经典小小说 夜谭十记 千年一叹 没有语言的生活 少年天子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檀香刑 骆驼祥子 生死疲劳 红高粱家族 丰乳肥臀 四十一炮 天堂蒜薹之歌 酒国 会唱歌的墙 红蝗 散落星河的记忆 那片星空,那片海 半暖时光 长相思 长相思2:诉衷情 长相思3:思无涯 云中歌(大汉情缘) 云中歌2(大汉情缘) 云中歌3(大汉情缘) 步步惊心(上、下) 最美的时光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曾许诺 曾许诺·殇 曾许诺(天籁传奇·桃花策) 大漠谣(风中奇缘1)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十三步 老枪宝刀 白棉花 我们的荆轲 透明的红萝卜 红树林 师傅越来越幽默 中州纪事 战友重逢 春宴 素年锦时 蔷薇岛屿 莲花 清醒记 彼岸花 二三事 告别薇安 妈阁是座城 毕业歌 老师好美 芳华 床畔 陆犯焉识 小姨多鹤 第九个寡妇 穗子物语 一个女人的史诗 无出路咖啡馆 扶桑 幸福来敲门 补玉山居 寄居者 人寰 (心理医生在吗) 雌性的草地 草鞋权贵 绿血 花儿与少年 铁梨花 娘要嫁人 赴宴者 一个女兵的悄悄话 金陵十三钗·2011版 白蛇 谁家有女初长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