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家傲·灰暖香融销永昼·周邦彦_原文及赏析

时间:07-28 编辑:佚名 手机版

【www.chuwe.cn - 出文网】

渔家傲·灰暖香融销永昼·周邦彦

灰暖香融销永昼,葡萄架上春藤秀。曲角栏干群雀斗。清明后,风梳万缕亭前柳。日照钗梁光欲溜,循阶竹粉沾衣袖。拂拂面红如著酒。沉吟久,昨宵正是来时候。

这是一首咏情词。借一个昨宵与情人 欢会的女子,次日仍沉湎在喜悦兴奋中的情态,歌颂人间醇如美酒的爱情。风格含蓄中不失明快。

上阕写春景,从闺房内写到庭院里,一派春光 明媚,盎然生机。首句“灰暖香融销永昼”写的是春在室内:燃了一夜 的熏香还散发着未散的芬芳,段段残灰也还留着火的余温 ,下面自“葡萄架上青藤秀”至上阕尾,除“清明后”三字是明确交代季节时间外,全是写春到庭院,写得极有层次:葡萄架上的藤萝正抽放新叶新条,秀色诱人;游廊雕栏转弯处,有一群可爱的麻雀在唧唧啾啾地追逐戏逗;阵阵轻风正在精心梳理着亭前飞舞着的万条垂柳。词人在这里以多彩的妙笔,绘出了春临富贵人家的一幅工笔画。

下阕主要写人。著笔轻柔,不留痕迹,而人物的形神自现。先着笔处在美人的发际:“日照钗梁光欲溜”,“钗梁”指插在秀发内的金钗露在外面的部位;这句是写,春日的艳阳照着她鬓边的宝钗光华流动。再着笔于美人的动作、衣服:“循阶竹粉沾衣袖”,这是说:她拨弄着绕阶生长的绿竹款款而行。全不在乎腻香的竹粉沾满了衣袖。更加绝妙的是下句“拂拂面红如著酒”,“拂拂”,是风吹动貌;白居易《红线毯》诗有“綵丝茸茸香拂拂,线软花虚不胜物”之句;这一句是写:春风吹拂着她娇美的面庞,红润无比如同酒醉。寥寥三句、轻轻几笔,便将一个光艳照 人的多情女子的神态勾画了出来,轻松洒脱,不见雕琢。结尾处“沉吟久,昨宵正是来时候”为读者点透了迷津:原来她那样久久的沉吟不语,正因为昨天夜晚正是情人 来赴幽会的时候,充满柔情的回忆是多么美好,万万不能打破。这是直入人物心里的一句,语词平直无奇,却像一方闪闪发光的秤锤,显示出它称量全篇的收束力。

该词抒情体物十分工巧,词语典雅含蓄。此外,词人极精音律,全篇句句尽使入韵,无一破例,读来别有一番情味。当然这些技巧上的精湛,掩盖不了内容的空虚,醉心描写的也就是如词中所表露的男女之间的相思离合之情。(韩秋白)

 

【更多相关内容】

1、海上生明月 天涯共此时《望月怀远》赏析·张九龄

2、洛阳城里见秋风 欲作家书意万重·《秋思》赏析·张籍

3、思君如满月 夜夜减清辉《赋得自君之出矣》赏析·张九龄

4、水调歌头·隐括杜牧之齐山诗·朱熹_原文及赏析

5、贺新郎·睡起流莺语·叶梦得_原文及赏析

6、大酺·春雨·周邦彦_原文及赏析

7、齐天乐·与冯深居登禹陵_原文及赏析_吴文英

8、一树梨花一溪月 不知今夜属何人·赏析

9、南歌子·席上和衢守李师文·毛滂_原文及赏析

10、如梦令·一饷凝情无语·王之道_原文及赏析

1 2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271714539@qq.com,我们立即删除。